" /> 成大偽詩議會: September 2003 Archives

Main | October 2003 »

September 17, 2003

大陸流亡詩人——孟浪

大陸流亡詩人——孟浪
詩人來到南方溫暖的島國,來看台南人劇團依據他的劇本的排演,在短暫的停留中,孟浪參加成大詩議會[1]的讀詩以及告訴我們,關於流亡詩人——

儘管他並不像民運人士,匆匆忙忙逃離獨裁者坦克血腥的輾壓,到海外尋求政治庇護,但是大陸對於創作的箝制、思想的管制,窒息地讓他最終選擇逃開這片土地,飄洋過海來到米國。

然而離開了原生的土壤,儘管仍然使用熟悉的母語寫作,創作的味道卻彷彿失去了,孟浪說他在幾位流亡詩人身上發現這樣的情形,而不像高行健可以使用流利的法語寫作劇本、小說,然而失去文化土壤的傷害與不幸,「對於作家來講,寫作的自由,思考的自由和他們身心的自由可能比這些不幸更重要。」[2] 同為流亡詩人的北島1994年曾經返回中國,但是在北京入境時被扣留,北京向北島提出條件,要北島放棄中國人權組織[3] 的職位,但是北島沒有接受,而被遣返,直到2001年因父親病重才被允許入境,他轉而提到,他只是個詩人、只是個藝術創作者,並不是政
治人物,並不像政治人物總是想獲得什麼。

孟浪拿出他們編的文學人文雜誌《傾向》[4],儘管經費左支右絀,但是他們還是長期持續地編輯新詩、小說、與論述,並且長期觀察大陸上地下刊物的發展情況,我笑著問詩人:「不擔心公安拿著上頭這份名單,去抄地下刊物嗎?」,他說目前大陸的刊物發行都要有執照才被核准發行,但是有些出版社願意把執照給教授、知識份子以及詩人們,去發行刊物,即使那是份地下刊物。其實公安們都很瞭解狀況,但是就像他中學時候與幾位朋友組織詩社的時候,公安認為「年幼可欺,其情尚憫!」,但是一旦詩社想舉辦大活動、搞組織,公安就會禁止,小眾的地下刊物也同樣類似地只要沒有大規模活動,是不會被抄的。

在網路上新的世代展現了旺盛的創作活力,以及不同媒材使用的嘗試,儘管詩創作的量多了許多,但是品質上則較為不整齊,他個人還是比較習慣使用傳統的書寫以及自費印刷的方式出版作品。在茶坊的對話,孟浪朗讀了他的詩作結。[5]

連朝霞也是陳腐的 孟浪


連朝霞也是陳腐的。

所以在黑暗中不必期待所謂黎明。

光捅下來的地方
是天
是一群手持利器的人在努力。

詞語,詞語
地平線上,誰的嘴唇在升起。


幸福的花粉耽於旅行
還是耽於定居,甜蜜的生活呵
它自己卻毫無知覺。

刀尖上沾著的花粉
真的可能被帶往一個陌生的地方
幸福,不可能太多
比如你也被派到了一份。

切開花兒那幻想的根莖
一把少年的裁紙刀要去殖民。


黑夜在一處秘密地點折磨太陽
太陽發出的聲聲慘叫
第二天一早你才能聽到。

我這意外的闖入者
竟也摸到了太陽滾燙的額頭
垂死的一刻
我用十萬隻雄雞把世界救醒—-

連朝霞也是陳腐的
連黎明對骯髒的人類也無新意。


但是,天穹頂部那顆高貴的頭顱呵
地平線上,誰美麗的肩頸在升起!


[1] 詩議會www網址
http://poemcongress.24cc.com/

[2] 詩人北島去年獲准回國探父 http://big5.hrichina.org:8152/subsite/big5/article.adp?article_id=1146&subcategory_id=187

[3] 中國人權Human Rights In China (HRIC)
http://big5.hrichina.org:8152/big5

[4]《傾向》文學人文雜誌
http://home.kimo.com.tw/qingxiang1989/big5/indext.htm

[5] 連朝霞也是陳腐的 孟浪 http://home.kimo.com.tw/chaospoems/ml/16.htm